快捷搜索:  as

散文流年似水

韶光的微笑,是一道妖冶的忧伤,

回忆在眼角妖娆,

温婉成一阕宋词,一盏清茶,一段广为传布嘉话。

那些散在风雪中的惦记,

可凝睇,可牵挂,可悲叹,可窃喜,亦可各安天际。

流年的吻痕,是一起的绿树红花,

情义在心里倘佯,

润泽着每滴眼泪,每颗心,一点心头的朱砂。

倾诉着尘世温软的碎语,

亦相思,莫相忘,不离,不弃,共赏花好月圆。

-----题记

岁月,逐步走近早春,放眼之间,是一抹赏心的新绿,耳畔,聆听喜鹊与树枝的攀谈。破晓的空气,非分特另外清新。雨中的植物,轻声细语的陈述着对雨的缅怀。听雨声滴滴答答,滴答着情之遣倦,爱之美好。心底的情丝,辗转纠缠,都好像彷佛即将分手两地的人儿,心里有千言万语,却欲说还休。

在恬静的独白时候,临窗而坐,执一把木梳,轻轻梳理及腰的青丝,听凭回忆漫上心头。听风,吹去浓浓的情愁,听雨,完工诗意的风物。岁月的长河,光阴若一滴弱水,繁华易逝,将每个动心时候定格在眼眸中,看故人的背影渐行渐远。那回身过后的眼泪,着实,也是在无声诉说着难分难舍。

情感,无需感人的矢志不移。缘分亦如种子,落地生根。只需一场雨水的润泽津润,便可于荒野之中吐露绿意。女子,合起来便是好。你是什么样的女子,就会写那样的翰墨。你是什么样的心态,就会以那样的姿态盛开。无论是古往照样今来,在俗世炊火中,女子,老是被韶光砥砺的那样细腻。有些人,有些事,纵然隔了长长的年事,依然难以优雅的放下。于是轻叹,自古多情都是错。

女子,可以有随意率性的姿态,或静默似空谷幽兰,或声张似春日里枝头的红杏。行于乱世,便安于心,了于情。用与生俱来的温良安闲,亦可拂去心上的尘垢。以一个妮子的心思和柔肠走过纷纷的人世岁月。拈花而笑,裙角随风翩起,垂头再一回眸的娇羞,赛过万紫千红的春。眼神的对白,嘴角的浅笑,眸中的深情,掌纹的留白,于韶光的信笺中逐一打开,却是那样的清欢,婉转在心里,终成至爱。无论脱离抑或等待,老是此生的执着,前尘的眷念。

夜色中,将苦衷渐渐铺开,忆一段不期而遇的情缘,即便今夕明夕,君已陌路。那一句和顺的不舍,也曾温暖了一季的穷冬。追念间,过往依稀可辨。谁的双手,在等谁的倾世和顺?谁的哀愁,在等谁的暮然追念?谁的双眸,在等谁的眉弯?那些似有若无的说话,在落英缤纷的破晓,都被我含笑收入喷鼻囊里。我将其晒干,只为在每个孤寂的夜里,借一缕窗外的星光,为你捎去最诚挚的想念。

立于万丈尘世,倚风,听雨,在迷离炊火的凡间,网络缘分,然后悄悄等待命运的安排。命运温厚,不会亏待众人。在一场大年夜雨滂沱之后,总会见到艳艳的红日。错过了一个贴心的人,却换来一个至心以对的人。灯火通明,只要你去选择那阑珊处的半盏琉璃,那便是照亮你此生暗中的那盏。偌大年夜凡间,可否暂借一方院落,容我恬静的莳花。风起时,袅起阵阵馥郁的喷鼻。雨落时,片片花瓣似雪。花谢了,化为春泥,来年,定是花开似锦。素手,弹一曲莫掉莫忘,任由世事项更不绝。牵你的右手,直到日月把青丝染成白发。爱,是永世不变的纯白。

你说爱如指间细沙,收拢的愈紧,流掉得愈快。可是你安知,弱水三千,我今生只取一瓢。虽不是你的青梅竹马,我却可以陪你看人间繁华。你说,至近至远器械,至深至浅清溪。至高至嫡月,天伦至疏伉俪。我说,君当如磐石,妾当如蒲草。蒲草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喧哗的尘凡,须得有一颗恬静的心,不喜浮华荣光,心里稀有。

事事的喧哗,是湖面上的玉轮,你以为是天上的那轮圆月,刚要伸手去触碰,却碎成刺眼的波光。守一处菩提花开,淡然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让长短轇轕,阔别耳边目下。秋瑟,方知昨日之事弗成留。凝眸,细想,看手心的一颗红豆,你可知,情深缘浅何解。只愿现世安好,做一朵似梨花白的女子,安守流年,不言悲戚,守着本旨,问心无悔。

风起,云涌,有风擦过镇定的心湖,似你在耳畔轻声呢喃。叶后进的寂寂清秋,一树的硕果累累,待到来年,依然是红花开遍,绿树成荫。不经意间,寒风吹痛忧伤,寥寂就这样肆意伸展。于苍白的穷冬,是万物萧瑟,是雪落如诗。垂头,无言,那回身过后的落寞,碎成一地的斑驳。那初见时的雨巷依旧,只是人面不知何处在。

韶光,一起前行,怎容得下涓滴的倦怠?缘起缘灭,我们都是在这样的岁月河流中遗忘了彼此。如同春尽,就是花落相惜。或许,岁月自有禅的深意,只待我们逐步去参悟。

流年似水,我在伊水之湄,等下一次的相逢。

紫陌尘世,只愿下一次循环,默守清欢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